头条新闻 

淮安移动IDC服务助力本地效能型

淮安移动盱眙分公司近日以IDC服务器托管方式,有效解决县行政审批局在线审批监管平台的难题,加快橄榄型治理体系在盱落地,为该局服务民生提升管理效能。 互联网数据中心(Internet Data Center)简称IDC,是通信线、带宽资源,建立的标准化电信级机房...[查看全文]

本地 当前位置 :主页 > 本地 >

网络热词写进作文老师看得“纠结”了

* 来源 :http://www.promocionatupagina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10-29 08:45 * 浏览 :

  日前,合肥一小学五年级300字作文中赫然出现了“diao丝”一词。联系上下文后,老师才知道,孩子是想写“吊丝”,只是字不会写用拼音代替。不仅如此,作文中还出现了“有木有”“神马”等网络热门词汇,甚至中间议题 还有一个“TT”的哭泣符号。而在其他孩子的作文中,同样出现有譬如“好基友”一词,甚至不乏一些低俗词汇。网络语言越来越多出现在学生的规范写作中,一些不雅和艰涩难懂的流行语让老师头疼。

  日前,合肥一小学五年级300字作文中赫然出现了“diao丝”一词。联系上下文后,老师才知道,孩子是想写“吊丝”,只是字不会写用拼音代替。不仅如此,作文中还出现了“有木有”“神马”等网络热门词汇,甚至中间议题 还有一个“TT”的哭泣符号。而在其他孩子的作文中,同样出现有譬如“好基友”一词,甚至不乏一些低俗词汇。网络语言越来越多出现在学生的规范写作中,一些不雅和艰涩难懂的流行语让老师头疼。

  梁其远(高二学生):网络语言得分开看,有的属于不好好说话的,像“表酱紫啦”“偶智商捉急”“木有人回答我嘛,桑心死了”。这种别说有什么韵味了,就是大白话都被糟蹋得差不多了。

  但是有的网络语言就很活泼,能活跃气氛。现在网络互动更像家常聊天,更多时候就是插科打诨。我和同学平时也会说“你懂的”“不明觉厉”“累觉不爱”这些网络词,觉得它们比较幽默,或者更能表达自己的心理活动,一下就拉近了距离。对于一些比较低俗的语言,用不用也不能,有时大家说这些话只是觉得顺口或者随潮流。一味反对,这个老师在学生心中就会留下“古板”的印象。我们更喜欢能懂得我们、融入我们的老师。

  李铭泽(学生家长):网络语言也是语言的一种,有时会增加话语的趣味性和通俗性,生活中用用没什么。但是在现在网络语言冲击力巨大的情况下,作为学生的孩子们根本不能分辨正确的词意用法。有一次带9岁的女儿去动物园参观,看到羊驼,女儿指着它大喊:“快看,是草泥马!”当时所有的人都朝着我们看,非常尴尬。后来问她,她说知名,但是大家都叫它“草泥马”,觉得这样很酷。

  还有我注意到,她说自己的好朋友不说朋友,而是说“基友”,就是同性好朋友的意思。作为家长,我确实不能接受一个女孩子平时这么说话,有的话说起来很不文明,和差不多,这种网络语言是必须被摒弃的。这可能需要我们家长、老师和社会共同来关注这个问题。

  程勋如(语文教师):跟学生聊天时,偶尔说说比较热门的网络语言,学生会觉得老师很接地气。生活中学生说说也无可厚非,我们不会加以。教育教学中老师是不能主动说的,课堂上我们也反对学生说。语言文字追求的是文学性、生动性和丰富性,很多网络用语却粗鄙不堪,莫名其妙,久而久之,会让人失去了语言的表述能力,更别提创造语言之美了。

  小学生对网络语言缺乏辨别的能力,模仿能力强,更应该加以引导。到了中学,语言规范要求就比较高了,因为中学生牵涉到中高考的问题。以中考阅卷为例,作文55分中语言规范占了30分,好的作文要求“表达要优美”,网络语言谈不上优美。

  孙海珍(省教育厅语委办主任):学生热衷网络语言原因是多方面的。现在孩子上网也比较多,平时生活上听到的也不少,出于追求新奇、时尚,往往就会受这些语言的影响。

  对网络语言不能简单地说好还是坏,引用这些语言的孩子大多是思维比较活跃的孩子,发散思维比较好,这个也算是比较好的方面。但是学生尤其是小学生对于语言的鉴别能力较弱,有时会分不清好坏,也会带来一些不好的影响。这时老师就应该加以指导,首先要主动地去了解网络用语,再加以甄别,采用学生能够接受的方式来指导学生正确运用。另外要提高学生对现代汉语的结构美、音律美的认识,在小学阶段夯实其语言基本功。

  @2013弦动我心则觉得隐忧重重:“这种情况必须引起重视。作为一个中国人,在语文作文中用语如此不规范,如此低俗,实在让人无法接受,希望看到这种情况的老师严厉学生。”

  @唐风浩远则不担心:“好学生自然分得清楚什么词该用。”但是@北宁老头儿觉得难:不好办,社会大不好控制。”“

  像@hey_深巷boy一样的人似乎有些不理解为啥有人拍砖:“这都是汉语的生命力,怎么就是不雅词了呢?”